新时代下的农村文化消费几何?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中国农村的面貌也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出去”的年轻人思想开放,那么留下来的人又有怎样的文化消费呢?

  •   【中国礼品网讯】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中国农村的面貌也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在市场经济的影响下,村里的青年人逐渐涌向了城镇,寻求更广阔的天地,留下来的大多是学龄期的孩子和中老年人,“出去”的年轻人思想开放,自身的观念在现代社会的影响下正逐步向新时代价值观靠拢,能够也愿意通过各种方式丰富自己的精神文化生活,那么留下来的人又有怎样的文化消费呢?

      

      村民眼里的文化消费

      

      “我年轻的时候,大家为了填饱肚子,白天就是忙着那几亩地,天一黑就睡觉,等有庙会、唱戏的时候那是全村人的大事,没别的消遣,就那几天的热闹,足够念叨一年了,现在就不一样了,平时就可以看看电视、听听广播,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郑大爷今年已经72岁了,重孙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觉得很幸福,平时也能有很多消遣,一点儿都不会无聊,虽然农村文化消费存在着很多不足,但是在村民自己眼中,他们的生活同样精彩。

      

      跟郑大爷一样,村民的空闲时间也越来越多,闲下来的时间村里的传统节目就都上场了,相比城市,农村的传统文化遗留气息更浓,就北京周边农村来说,很多村庄都有自己的传统乐队,天气暖和时,一到傍晚,就会在某个空地进行排演,演奏出一首首欢快的曲子,还有自发的秧歌队跟着起舞,很多人甚至会带着自己的孙子孙女一起参加。

      

      齐大娘就是其中一位,她每天傍晚都会带着小孙女一起来扭秧歌,还特意给小孙女买了小一号的扇子,一有人问她,她就会说,“我这才是天伦之乐。”除了这一拨坚持传统节目的村民,还有一群是喜欢赶时髦的村民,把“城里”的广场舞带回了农村,一到晚上,就能看到三五成群的村民在跳广场舞,郑大爷的儿媳妇就是其中一员,她跟着镇里文化中心的老师学习,再回村把新舞蹈教给别的村民,在广场舞的投入上,农村并不比城镇少,场地、设备、服装、教练,一应俱全。

      

      或许没有几个村民能够理解文化消费的内涵,但是他们的身体力行解释了文化消费的另一层含义,文化并不是先制作好,然后被我们“消费”;文化是我们在日常生活的各种实践中创制出来的,消费也是其中之一,文化消费绝不是文化创造的终结,而仅仅是刚刚开始。

      

      新时代下农村文化消费的发展

      

      走出去工作的人也为农村带来了不一样的变化,他们将外面的世界真真实实地展示给了村里的老人,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小农意识逐渐向现代化的消费意识转变,郑大爷的孙子在城里工作,周末经常回来一家团聚,郑大爷的收音机就是孙子买来让他平时解闷用,自从有了收音机,郑大爷走哪都带着,坐下来就能听一段,村里像郑大爷一样的老人还有很多,街上还能看到更具乡村特色的一景:村民大都性情淳朴,为人豪爽,听音乐、听广播都喜欢放最大声,经常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人已走远,音仍缭绕。

      

      网络及智能手机的兴起,对农村也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很多年轻人淘汰下来的手机都交到了他们父母的手中,在教会父母基本的使用方法之后,很多父母也不知不觉成为了“低头一族”,他们会用手机与朋友聊天、追自己喜欢看的电视、浏览感兴趣的新闻,虽然无法了解全部功能,但不熟练的操作也体现出他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

      

      农村文化消费的发展在旅游和教育方面体现得最为突出。在走访中,编者碰到一位69岁的大妈,作为旅行社和村民之间的沟通桥梁,她积极组织村民参加旅游,每周都会在村广播站进行广播,村民也踊跃参加,现在,在村里经常能遇到谈论最近去哪里游玩的村民,郑大爷也经常参加短程的旅游活动,这两年走遍了京郊各景点,对每个去过的地方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回来跟人聊天也有了更多“谈资”。

      

      郑大爷的重孙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除了平时的学校课程,家里还给他报了兴趣班,希望他能在学校课程之外学到更多的知识,能够得到全面发展,“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在不断倡导素质教育的情况下,农村群众也更加重视孩子的教育,家长带领孩子往返于各种培训班、补习班之间,除了孩子的教育,一部分村民也开始重视自身的教育,他们以自己的能力与方式进行着再教育甚至是终身教育,并愿意为之消费。

      

      农村文化消费在这些年确实取得了一定发展,但是受各种因素影响,发展比较缓慢,也不够充分,与城市相比更是存在很大差距。一是购买力的问题,文化的繁荣发展离不开经济,农村的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农民手中的财富虽然比起以前来有所增长,但还是相对偏低,这就抑制了文化消费需求的增长,降低了消费潜力和能力。一位村主任表示,只有村民收入提高,社会保障到位,没有了后顾之忧,才能有精力考虑别的事情,发达的经济是高质量文化消费的基础。

      

      再一个就是农村原有的传统精神文化受到城镇化的冲击,农村的文化消费有自己的特色,市场化的文化消费并不完全适应农村的发展。一位村里的老唢呐手说:“现在的年轻人愿意接我的班的都没人啦,以前婚丧嫁娶都要请我们去热闹,现在也很少有人用这种方式来热闹了。”从老人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的落寞与无奈。在城镇化过程中,传统文化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扎根于农村广阔土地上丰富的农村传统文化资源,如手工工艺、地方戏曲、神话传说、民间美术等随着城镇化的过程逐渐没落,有些甚至从此失传,导致传统文化无法实现有效的传承。

      

      农村文化消费的前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继续扎实推进文化建设,推动文化事业全面繁荣、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政府对于文化发展越来越重视,各区县、乡镇政府也在积极关注着农村的文化发展。据了解,就北京辖区农村来说,除了文化娱乐下乡等活动,政府还组织了很多其他类型的文化活动,比如要求各村做好电教活动,定期为村民播放节目;组织各类培训,对村民进行再教育;邀请老师指导各村文娱骨干编排新节目;建立益民书屋,形成村庄图书馆,方便村民借阅,政府的支持,是农村文化消费进一步发展的保障。

      

      “文化消费确实很重要,肯定要继续推进,但是现在的状态也不能说不好,文化发展也要慢慢来,要结合我们农村的特点,提供具有地域文化、传统文化、民俗文化的艺术产品,没必要按照城市的模式来照搬,也要结合农村消费水平,尽可能地向农村老年居民提供优惠的文化消费产品,实现多方共赢。”一位村官这样跟编者说,可见,依托政府支持,走自己的特色之路才是农村文化消费的发展道路。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