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唯独保留尼克松送的礼物?

1972年2月,美国总统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访华时,向毛泽东赠送了一批厚重国礼,还有以他私人名义赠送了象征和平的瓷制天鹅和水晶玻璃花瓶。

  •   【中国礼品网讯】1972年2月,美国总统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访华时,向毛泽东赠送了一批厚重国,还有以他私人名义赠送了象征和平的瓷制天鹅和水晶玻璃花瓶。这些礼品,毛泽东都欣然接受,但事后都上交国库,唯独保留尼克松的签名名片和宴会用高脚玻璃酒杯。


      名片质地为硬纸片,长10厘米,宽5.5厘米,镶嵌在无缝无色透明有机玻璃长方体中,名片上部有美国国徽图案,下部为英文“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签名。有机玻璃内侧背面左边为英文印刷体,右边为中文雕刻手体“纪念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九七二年二月”。名片装在黄色金箔纸盒中。这张名片是2月21日,两人会见握手之后,尼克松亲手递上送毛泽东的。据说,毛泽东很是喜欢,他放在手心里把玩良久,面部表情陷入沉思。


      高脚玻璃酒杯质地为无色透明玻璃,杯外壁有美国国徽图案,杯底有“LENOXU?S?A”字样,上有尼克松的亲笔签名。2月25日晚,尼克松在人民大会堂用从美国带来的白宫专用餐具举行告别答谢宴会。毛泽东由于身体的原因没能出席。尼克松感到有些惋惜,便在宴会上当场将这个高脚玻璃酒杯签上自己的名字后,托礼宾司副司长王海容、英语翻译唐闻生捎带赠给毛泽东。据唐闻生回忆,主席接过这个杯子,仔细端详,爱不释手。


      这两样物件作为礼品显得有些特别。一是名片的制作方式特别,用厚厚的有机玻璃压制而成;二是名片和有机玻璃上所有的文字包括尼克松本人的签名都是封在玻璃里面,整个名片显得整凑、精致,甚至奢华,且刻上了纪念字样,显然是一件有备而来的特制物件。当时中国共产党人在交往中还没有赠送名片的方式,在毛泽东看来,应该也是一件新鲜事,名片又做成这个样子,更是让人觉得奇特了;三是玻璃酒杯是作为宴请用物,在这里却可以当作礼物相赠,也算是一件稀奇事。还有,在那么多的礼物当中,毛泽东为何单单只保留这两件看似很不值钱的东西?人们有些疑惑。


      其实,这两件看似不起眼的礼物,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了两国元首对两国关系的高度重视。这两件礼物,也从细微处见证了两位巨人那种相互敬佩的惺惺相惜之情谊。


      早在1970年毛泽东在同斯诺谈话时就流露出对共和党和尼克松总统的赞赏之意。这次正式见面后,两人好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握手时间长达1分钟之久。会谈表面是谈哲学问题,有点高手华山论剑的味道,实质是围绕中美苏三国关系而展开的。主席纵横捭阖幽默风趣,显得含蓄高深,尼克松则直接而明白,反复阐述其关心的问题,显然也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但是不管怎样,两人的观点都求同存异,表现出了高度的一致,相互敬重溢于言表,显然,双方对对方顶着国内巨大的压力促成这次会见,都心存理解,心生敬意。


      会谈开始,尼克松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主席的著作改变了这个世界”,赞赏“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学家”。确实,为了这次访华,尼克松专门阅读了大量毛主席诗词和部分哲学著作,他在当天晚上周恩来欢迎他的宴会上祝酒时,特地加入了一句原讲话稿事先没有准备的毛主席的一句诗词,说:“毛主席说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充分表达了他对毛泽东的敬仰之意。


      毛泽东则很谦虚,对尼克松说,“你的书,《六次危机》写得不错。”还说“你竞选时我投了你一票”。赞赏尼克松总统上台后对中美关系改善做了许多有益的事。当尼克松详细阐述到中美两国虽然制度和意识形态不同,但具有共同的战略利益,并说到他与毛泽东具有共同的家庭出身和人民情结时,毛泽东深表赞同,并极为幽默地对尼克松说:我们天天说“全世界团结起来,打到帝、修、反”,但“就你个人来说,可能不在打倒之列”。毛泽东显然也是将尼克松当成了难得的朋友。


      1976年2月21日至29日,尼克松夫妇再次访华。毛泽东仍按接待“总统”的规格会见了他。毛泽东不顾重病,与这位老友长谈达1小时40分钟。这是毛泽东最后一次会见一位前外国元首了。仅仅半年之后,毛泽东溘然长逝。尼克松为之洒泪。他于9月9日当天发表声明说:毛泽东对世界形势的客观现实有深刻的了解。中美两国自1972年起所建立的新关系应当归功于他的这种高瞻远瞩。


      今天人们看到这张名片和酒杯,会想起正是因为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从人民最高利益出发的友善,才最后达成了《上海公报》,促成了两国关系的改善,它们是这一历史事件的特殊见证物,让人感到格外珍贵。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