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瓷拍场屡有天价诞生跟风难成大家

在近期的拍卖市场上,虽然明清瓷器依然是高价的创造者,但是从欧美以及日本藏家的偏好来看,宋瓷无疑成为了最为重要的品种之一。

  •   【中国礼品网讯】近日,香港苏富比在上海进行了春拍预展,其中最让人关注的一件拍品,就是绝迹四十载的日本珍藏南宋官窑八方瓶,而在近期的拍卖市场上,虽然明清瓷器依然是高价的创造者,但是从欧美以及日本藏家的偏好来看,宋瓷无疑成为了最为重要的品种之一。

      

      凝青絮金拍场瞩目

      

      南宋官窑,成于杭州,乃为供御而制,享负盛名,可谓上品重器,寥若晨星,其简洁端庄,证故时匠人神技巧思,尽谙美瓷韵致,出窑成品,溢散赵宋文士雅调。

      

      宋时,始兴研藏古彝之风,此瓶形袭古制,具先秦青铜之韵,此次露面的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高21.9公分,预料成交价逾6000万港元,瓶罩青釉,色偏粉蓝,缓缓迭施釉层,甚或重覆窑烧,始达柔光婉约、凝脂温润,胎骨棱角,裹之厚釉,锐角敛藏,柔里蕴刚,遥想当时烧成出窑以后,冷却工夫掌握得宜,继而润其色,方得如此金丝开片,疏朗自然,彷佛琼玉整块琢成。

      

      官窑粉青莹润、金丝雅致,为世所珍,且历代仿学不绝,然碍于工艺繁复,佳器难成,传世官窑罕如麟角,即使两岸故宫所藏也寥寥可数。赵宋官窑上品,见于拍卖者仅三,此官窑八方瓶与2012年以20786万港元刷新宋瓷拍卖纪录的北宋汝窑葵花洗来自同一日本私人收藏,现藏家于1975年7月于伦敦苏富比从前任藏家John Henry Levy处购入,极为珍爱,乃其珍藏中保留至最后释出的藏品,本次拍卖为其40年来首现市场,极为难得。

      

      名家珍藏成为亮点

      

      在今年3月纽约市场上,“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陶瓷”专场,出现了两件珍罕的宋代瓷器,分别为北宋·定窑白磁刻牡丹纹碗和南宋·龙泉窑青瓷双耳瓶,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4月8日,从4000万港元起拍的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在香港苏富比拍至1.4684亿港元,这件直径22.2厘米的定窑碗成为继2012年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2.0786亿港元成交之后的第二件亿元高古瓷,这件瓷器也是坂本五郎的旧藏。

      

      1971年3月2日这件大碗被伦敦苏富比以4.9万英镑拍出后,被收藏者秘藏了40余年,直到近期才公开亮相。2014年3月8日,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仇国仕携此碗到北京巡展,坦言“跟踪此碗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终于可以公开拍卖,类似器仅公立博物馆藏有一件镶银扣者”,而相同尺寸、器型、纹饰的定窑碗拍场仅见此件。

      

      20世纪早中期,日本收藏者大量收购中国高古瓷及其他艺术品,如今拍场上屡创高价的高古瓷,不少出自他们之手,上述两件瓷器均由日本人收藏,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于上世纪30?70年代入艾弗瑞·克拉克夫妇之手,70年代后归日本东京龙泉堂收藏,后为日本私人藏家秘藏,直到2012年售出;北宋定窑划花八棱大碗1971年后被日本坂本五郎收藏,后来拍卖中再次被日本收藏家拍回日本。

      

      在2014年5月15日举行的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宋代的定窑黑釉盌,估价4000至6000英镑,成交价达到了19.45万英镑,这只是今年艺术品市场上宋代瓷器受到追捧的一个缩影,自从伦敦古董商乔瑟普-埃斯肯纳奇(Giuseppe Eskenazi)以222.5万美元买下一件宋代的定窑碗之后,宋代瓷器就摆脱了长时间的低迷行情,而这背后则显示出目前艺术品市场上文化的缺失。

      

      市场“大鳄”看好宋瓷

      

      尽管中国艺术品市场最近几年开始狂涨,处处充满泡沫的担忧,但埃斯肯纳茨买东西有自己的见解,该下手的时候绝不手软,他说:“我买东西会遵循自己的日程表和节奏,不会受到当下市场走向的影响,我是一个古董经销商,把有承诺的古董卖给客户,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早在2003年11月,埃斯肯纳茨首次举办中国宋瓷的系列展,两年后,埃斯肯纳茨受去世不久的著名鉴赏家Hans Popper的继承人的委托,在画廊举办宋代艺术品展览并销售,2007年3月,埃斯肯纳茨在纽约第三次举行宋瓷展。

      

      除了埃斯肯纳奇之外,在欧美的古董商中,宋代瓷器的拥趸不乏众多大腕,像纽约资深古董商蓝理捷(J.J.Lally)在2014年3月15日至24日,在纽约亚洲周起推出美国知名藏家Ronald W.Longsdorf宋瓷收藏特展。Ronald W.Longsdorf自30多年前开始收藏中国陶瓷,收藏集中在中国陶瓷艺术的巅峰——宋瓷,其足迹遍及欧洲和远东,收藏来自美国及世界各地的古董商、收藏家和拍卖公司,宋代名窑亦包含其中。

      

      拍场屡有天价诞生

      

      宋代是一个充满自信和创造力的黄金时,一位著名的美国学者曾经说过,由于宋朝艺术很大程度上迎合了现代品位,宋代瓷器、绘画、书法和丝织品无一不传递出有节制而不失驾驭能力,微妙而不失洗练的韵味。

      

      在拍卖市场上,综观宋代瓷器的拍卖,虽然火爆程度不如青花、彩瓷那样引人注目,但是每有精品出现,总是能够引起市场的关注。在2012年的香港苏富比的拍卖市场上,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的专场拍卖,激烈竞逐后拍品以2.0786亿港元成交,创造宋代瓷器新的世界拍卖纪录,此前的纪录是由一件南宋官窑粉青釉纸槌瓶保持,其在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的“逸翠凝芳——日本藏宋瓷及古画”专场上,以6753万港元成交,相较明清瓷器而言,宋瓷存世量稀少,更显珍贵,因而只要有精品释出,往往会有不错的回报,像一件北宋时期的刻花褐彩梅瓶,2000年6月7日在伦敦苏富比春拍中以50.5万英镑拍出,创造了当时磁州窑瓷器的最高成交价,至2004年11月1日香港佳士得“龙凤传珍”专场再拍时,拍出了1350.375万港元,至今仍保持着磁州窑瓷器的拍卖最高纪录。

      

      跟风投资难成大家

      

      针对此轮宋代瓷器的火爆,市场给出了明显两个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这是艺术品市场大鳄的“做局”,也有的认为是价值的回归,但无论是哪种原因,我们不容回避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的市场总是被牵着鼻子走。

      

      从目前国内艺术品市场的走势来看,往往是某一拍品在国际市场获得追捧后,国内公司才跟风而至,缺乏市场的主动性和判断力,特别是从瓷器的拍卖市场来看,前两年到海外投资的中国新贵们往往追捧的纹饰复杂的清代彩瓷,与此相反的是,海外的收藏巨头,如“玫茵堂”等则纷纷在抛出这类品种,而近期宋代瓷器的火爆,则大大超出了许多藏家的预料,特别是有了众多收藏大鳄的加盟,更使得不少藏家准备进入收藏宋瓷的“大军”。

      

      其实,无论是宋代瓷器,还是明清官窑,其代表了当时人们对于美的追求,我们应该追求的是符合自己偏好的审美价值,而不是追求表面的浮华,随着市场越来越理性,这两年国内艺术品市场上,有的品种像坐过山车般大幅下跌,但也有真正一些艺术价值含量高的、传承有序的、确真无疑的精品,其价格一直在攀升,不盲从、不跟风,从自己的审美出发去选择艺术品,这无疑是目前我们目前的藏家与海外大家之间最大的差距。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